返回活動首頁
   
 

嚴少華(香港大學歐洲問題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

  未曾料想,我第一次坐遊艇,是和一群素未謀面的江西同鄉一起。    
 
7月29日,一個尋常的週末。在加入同鄉會不久之後,我便有幸參加了江西旅港同鄉會
組織的遊艇聚會。如約來到中環九號碼頭,林會長等幾位同鄉已在那裡等候。握手,問好,
雖然是初次見面,卻因為同鄉的身份而有一見如故的感覺。很快,幾位女生的加入讓這次
活動的男女比例不至太失調。待人員到齊之後,我們便向著大浪西灣出發了。
       
  維港的景致我已不陌生,可是當遊艇駛離碼頭,在深藍色的港灣中破浪而行的時候,還是難掩心中的興奮。林會長顯然是有備而來,
待我們坐定,便組織大家相互介紹和認識,並向我們幾位新加入的青年會員介紹江西旅港同鄉會的今昔。說來慚愧,我那時才知道,
同鄉會在香港已有50多年的歷史了。
 
       
  對於歷史,我有一種天然的好奇與親近,尤其對於家鄉人的歷史。在香港,常常可以遇到來自江西周邊的福建、浙江、廣東等地的老
一代移民,聽他們講述自己的歷史和身世,也有很多關於他們的記載乃至專門的研究,卻很少聽聞來自江西人的聲音和故事。林會長
的一番介紹自然讓我喜出望外。
 
       
  我想一部同鄉會的歷史,就是一段江西人在香港打拼的歷史,這其中該有多少值得書寫的故事呀。把他們的歷史和故事寫下來,大概
可以成一部《江西人在香港》的書吧?而我們,作為同鄉會的成員,今天我們船上的人也正續寫著歷史,甚至像90多年前嘉興南湖的
那條船上的人一樣創造歷史也未必呢?OK,想遠了。
 
       
  大家介紹完畢,我已深感同鄉會是一個臥虎藏龍、群英薈萃之地。有成功的企業家,有資深的律師,有商界的精英,也有報社的骨幹。
當然,還有像我這樣尚未成氣候的莘莘學子。但是,這樣迥異的背景卻無礙我們的共同身份——在香港的江西人。是呀,不管身處何
方,江西人這個身份已經深深地烙在身上,印在骨裡。在上大學起離開家鄉,我亦已在外漂泊多年。可是我發現在外漂泊的時間越長,
離家越遠,對家鄉的認同便反而越發強烈,並不因時間的流逝和空間的阻隔而淡化。這是很有意思的現象,我想這個現象也不只是發
生在我身上罷。人說“也許該離開,才能明白起點是那麼珍貴。”誠哉斯言!
 
       
  不知不覺間,船已行至大浪西灣。這個海灣和對面的幾個小島圍成的海域是香港人週末度假的天堂。青山,綠水,藍天,白雲,陽光
,沙灘,浪花,海島——這些元素集合在一起,我想沒有人可以抵擋它們的魅力。於是,在享用完張部長訂好的美味午餐後,即便陽
光仍然有些熾烈,我們還是迫不及待地投入大海的懷抱了。
 
       
  在香港這樣高速運轉的大都市,能夠從繁忙的事務中抽身,徜徉於這碧海藍天之間,實在是愜意之至。總聽人抱怨說,香港太擁擠,
太壓抑。其實這只是強調了外在的一面而忽略了內在的一面。空間固然狹隘,但是心不可因此而被束縛。就像我們的出海,不就是一
趟心靈釋放的旅程麽?
 
       
  略顯遺憾的是,這趟旅程似乎有些短暫。當船長招呼我們準備回程的時候,我顯然還是意猶未盡。和幾位同鄉坐在船尾,迎著海風,
看遊艇卷起的白色浪花在落日的餘暉中漸漸散去……那場景在我眼中定格成一幅溫暖的畫,旋即轉存到腦海裡,成為恒久的記憶。
 
       

  感謝江西旅港同鄉會,讓我在異鄉的城市生活中,擁有這份快樂的回憶。也期待在未來的同鄉會中,邂逅更多的美好。